行守

算什么啊。


毫无节制的所谓爱情,是对双方理智的污蔑。

© 行守 | Powered by LOFTER

断章。


“小先生,我需再问最后一句,这是顶不重要的,您不答也罢——您进门也被阿宝没由头吠了,它这几日吃食也尽抛了,夜里就扑腾扑腾的吵个没完……”


  姨太顿了顿。我正疑惑着扑腾是个什么吵法,他便又酝酿足了近似勇气的东西般倒豆子道:“黄四先生先前常逗它,它也喜爱黄先生。那小东西竟也懂了人情理,知道该惦念谁待它好。”


  黄四先生是多尊的大驾。我疑云更凝,望了回姨太,猛一惊他眼周略略浮肿,心下骤得了然夜不能寐的到底是个什么。黄四先生是多尊的大驾。


  “我代阿宝问问—...

【富贵皇权】一千次晚安。

二十四流故事,一流催眠指南。

说来羞愧,这大概是一篇

昊哥视角的双向暗戳戳。

因个人视角而带来的误(gou)解(xue)有,还挺真。

慎重。

我拿笔,写一个好像梦的真实。且听我讲吧。

「于无声处。」

“丞丞。”

我总是喜爱略去族姓地呼唤他,给旁人落没大没小的口舌。关系真好,后来他们又说。

大概是因为循外物的判断终归有着不可避免的欺骗性,这些指向我的话锋从来都离我的颈脖三公分。好的坏的,毫不在意,任他们的,再说得决绝些,我带着近乎容忍的漠然。

反正全错。

我只是自然而然想着怎样才能光明正大地亲昵一些。丞丞,我舌尖在下牙后徘徊,一个进退、两个进退,从喉管轻跳出属于我的音节。*...

卫冕山河。

在平宽的路上……两旁的灯高高挂起,此时没有任何它事,空荡得只剩下山。淅淅沥沥落雨声里驶向市区的路程。
只为我所有了,世界。路灯是圆润的一团光,它们是为我加冕见证的臣民。

静默的礼式被现实打破,她转过身来递给我一瓶番茄汁。微酸的口感漫于味蕾,我嘶了声终于找回些理智。

拥挤的楼房被拥进眼中。雨快停了,它同我一起要归家了。头脑胀痛,却仍愉悦地勾勒着要去完成的事物——停车,开门,脚尖着地再叩一叩脚跟。还要些自导自演的矜持傲慢,下巴微微抬起吧
——我将成王。

2017.10.2

两个极端。

不喜欢之前那种人淡淡的太太成为圈内知名的文/画手就变得特别浮躁,文还是一样的好,韵味全无。
但我又想毕竟太太是太太,她们的视野广了,能交的朋友多了,交际自然要广。

……但怎么说我还是喜欢像书卷一样不浮不躁不争不抢的太太。说话也特别开阔,一股子通达秀气。

2017.10.5

关于许先生。

  他不过使些逗小姑娘的把戏。
  情话只够启情智未开的心门。不能说拙劣,算不上好,只是中庸,添上一等一的难以捉摸才乱了琴音。“他好像很爱我。”——总觉得他清冷性子下还隐着怎样的纵情与狎昵。女孩总是溺毙于自我幻想,构一个完美情人。
  还是讨人喜欢的:声色犬马里秉黑白,不随俗却句句情话,沉稳模样其实懵懂仿若孩童。他之所以博学又无知,之所以寡情,全赖他自己看到的,被灌输的,被强迫着理所当然成为知道的、了解的。

  ——爱是多巴胺分泌,是情绪失控,是非理性。
  ——你可以教我什么是爱吗?

  飞蛾总是爱火,心满意足于他小把戏的我也好,去一...

熏心。

两个人的枕头凹陷出一个人的形状。她蜷成猫的姿态在我怀里,一张嘴就能咬住我的项颈。她吐出气息带着灼热温度,要把锁骨窝起的一小片浅滩烫痛。
我低头小心翼翼地吻她,像在亲吻一团火。

她的手本就是环在我腰上,即使再然后被困在我和床之间,也很容易顺着脊骨滑上背。她在我背上留了划痕,好像也知道疼。

我知道她不会疼。
疼的是我:她撤手把我散在她身上的长发撩回了背后,却又抬手环住我的颈,头埋在我早已灼伤的锁骨,喊一声宝贝。

枕头骤得又凹下一边,我和她离了一座鹅绒芯的山。

我和她离了一座山。
          ...

浅.

Attention:
雷安.
年龄逐步变化操作有.
说是短打其实更像梗概.

雷狮唇瓣翕动,声线低哑着吐露音节。
“安,”

再见不如未见,未见却丝丝挂念。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之间是不知道什么叫放软,什么叫迁就,什么叫你说的对的,于是一分开就许久不见。

雷狮在等,他觉得安迷修浅笑着拉起伤患者的手时侧脸好看得紧,他就等着安迷修哪一天也能对自己伸出手,说“   ”。
其实是没什么好说的。低于爱,低于喜欢,称不上关系的关系。只是满心思想着,说些什么吧:滔滔不绝地大谈理想一遍遍复述骑士道也好,凑近耳边低语一声“甚是思念”也好。

安迷修也在等,他着等雷狮将梦呓中的糟糕情话统统变成实际,等着海盗...

Attention:
雷卡,雷安。
大清早被电话叫醒的30分钟爽物,图个开心。

卡米尔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就那样没有声息的,而抬眼的一瞬间却发现整个房间都已被敞开的门充盈成了与卡米尔同样的温度。门缝开得小,不经意间,冷意就一点一点渗进去了。
雷狮没怎么思索便张开双手轻轻环住了卡米尔,手指沾到衣物就又收了回来,勉强算是个拥抱。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论谁来看都会觉得卡米尔像是雷狮生活里的一道小小罅隙。从多年前诞生于世,再到被雷狮袒护跟随他的身边,就像是温和未开刃的剑,细细的划开了道口子:先是踏进去一脚,然后日复日年复年将口扯开,整个住了进去。毕竟能让雷狮这样性格倨傲认强的...

[中芥]病

我尽力了。
一丢丢嗯嗯嗯擦边球。
真的一点都不敏感,
老福特还不给我发。

#跟风#

樋口有事去找芥川,推门进了他房间发现芥川光着身子站在床边。
樋口:“芥川前辈你为什么光着身子”
芥川:“我没有衣服穿了”
樋口去翻衣柜:“前辈怎么会没衣服呢,你看你的荷叶边衬衫,你的领花,你的风衣,还有……太宰先生,好巧啊....”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