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南归

道路远且长。

© 照南归 | Powered by LOFTER

熏心。

两个人的枕头凹陷出一个人的形状。她蜷成猫的姿态在我怀里,一张嘴就能咬住我的项颈。她吐出气息带着灼热温度,要把锁骨窝起的一小片浅滩烫痛。
我低头小心翼翼地吻她,像在亲吻一团火。

她的手本就是环在我腰上,即使再然后被困在我和床之间,也很容易顺着脊骨滑上背。她在我背上留了划痕,好像也知道疼。

我知道她不会疼。
疼的是我:她撤手把我散在她身上的长发撩回了背后,却又抬手环住我的颈,头埋在我早已灼伤的锁骨,喊一声宝贝。

枕头骤得又凹下一边,我和她离了一座鹅绒芯的山。

我和她离了一座山。
                                                                2018.3.1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