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守

毫无节制的所谓爱情,是对双方理智的污蔑。

© 行守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许先生。

  他不过使些逗小姑娘的把戏。
  情话只够启情智未开的心门。不能说拙劣,算不上好,只是中庸,添上一等一的难以捉摸才乱了琴音。“他好像很爱我。”——总觉得他清冷性子下还隐着怎样的纵情与狎昵。女孩总是溺毙于自我幻想,构一个完美情人。
  还是讨人喜欢的:声色犬马里秉黑白,不随俗却句句情话,沉稳模样其实懵懂仿若孩童。他之所以博学又无知,之所以寡情,全赖他自己看到的,被灌输的,被强迫着理所当然成为知道的、了解的。

  ——爱是多巴胺分泌,是情绪失控,是非理性。
  ——你可以教我什么是爱吗?

  飞蛾总是爱火,心满意足于他小把戏的我也好,去一点一点想要为“人”的他也好,都是振翅冲撞死亡的蛾。不回头。
  太宰先生有写到过“俗天使”,落了俗,却是真潇洒,是倦怠氛围里灰蒙的圣光。

  俗俗俗,随他的便吧。小姑娘喜欢所谓温和、渴求依靠,很是常理。而我还年轻,很年轻,活络的心绪要把太阳融掉。

  他正于我的宫殿里执掌王权。
  心甘情愿的束手无策。

2018.2.14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