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秋.

八风吹不动。

一个妓的自述【三】

·慎
·虚构人物视角
·略有bg无真实感情向
·太芥!太芥!太芥!!

一个妓的自述【二】

【二】里有【一】的链接。

我在少年的怀中醒来。即使我不懂到底什么是他口中的“陪陪我吧,先生。”倒也不怎么影响我理解他没有碰我的原因。
够惊奇吗。成年男性同妓女独处的晚上,没有性。但其实很好猜测。不过是他喜欢上了一个再也触碰不到,永远琢磨不透,永远得不到的人罢了。
就因为这样才会选择折磨,或者说是单纯地选择了我。像那人的我。
忍不住嗤笑一声。笑自己也真是可笑异常。即使贪恋他展现的温柔,也不过是给那人的。留给我的,徒有对黑兽的恐惧与死亡的觉悟。
试着动了动身子。他很快就警觉醒来。眯眼打量起了我。突然叹了口气。
我顿时紧绷。死亡的觉悟已经敏锐,害怕再次上演昨晚的闹剧。
“滚。”他的唇微张,轻闭吐出字眼。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宿命。好在我没有二次感受黑兽的凶残。顾不得什么曾经奉为准则的媚色,粗暴地将松散的和服腰带系紧。跌跌撞撞向房门的方向靠近。

嗒,嗒,嗒,嗒。玄关处的钟声格外清晰。没由来的紧张。或许这是直觉,我打开大门一转身就是一张不熟悉却也绝不会忘的脸。
广津。那位老先生抽着烟半靠在墙上。见我出来,也没有什么太大波动,深吸气又呼出一摊白色的雾后就张大指间的空隙让烟头掉落,拿脚根碾灭了火星。干咳一声向我示意,就径直走开了。
我小跑着跟上,重摔过的疼痛让我非常吃力。好在离上下电梯的距离并不远,我终安心在小盒子似的封闭空间内喘着气。
“叮”电梯门在一个我记不清的层数打开了。进来一个戴着礼帽扎着辫子的橙发男人。他带着手套的手按住帽子,一言不发开始打量我。时间越久,我越发感受到了他加在气场中的怒气与诧异。
“广津,这谁的?”橙发男人指着我的时候仿佛额头上的青筋都要蹦出来了。
“报告中也先生,是芥川先生需要的。”老先生的回答用上了敬语。
“哈?芥川疯了吧。就为那个青花鱼??搞来一个相像的女人?”橙发男人挑眉。
“上头同意……说是给芥川先生的奖励。”老先生依旧回答得毕恭毕敬。
“嗤。”
在橙发男人冷笑的时候电梯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忍受不了诡异的氛围,强行忽略身体的疼痛快步走出。
但我突然就摔倒了。也许是左脚踩右脚也许是其他。天旋地转一片昏黑。

等我再次醒来时。熟悉的米黄色天花板,熟悉的从榻榻米处传来的淡淡霉味,这间房间头一次给予我莫大安慰。
“奈津子,醒了啊。”管事小姐倚门抱臂斜看着我。
“那位先生嘱咐,要你好好护着眼睛。钱我放在案几上了。”她打了个哈欠就转身出去了。
也亏得她不愿逗留才没有看到我听完话后猛捂住脸流泪的动作。
疯子。芥川他,是个疯子。要我护着眼睛?还想再来一晚上把我当给黑兽玩具似的丢出?让我受他那偏执的对某人的爱?
我不想。我不要。死命扯着自己头发,脚趾都蜷缩。金钱主义在怯懦面前不堪一击。
我必须想个办法,让那个同我相像的人自己去承受芥川的情感。咬紧牙吞咽了几口口水。自己僵在一处良久。又大笑起来。
奈津子也疯了,我居然妄想让痛苦根源的本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由我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妓女来完成。

·万分抱歉,因为开学了所以这次很短小也很潦草。我保证哒宰下一章出来!!!放个chuya让你们开心开心(滚)

评论(17)
热度(17)

© 穷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