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守

毫无节制的所谓爱情,是对双方理智的污蔑。

© 行守 | Powered by LOFTER

浅.

Attention:
雷安.
年龄逐步变化操作有.
说是短打其实更像梗概.

雷狮唇瓣翕动,声线低哑着吐露音节。
“安,”

再见不如未见,未见却丝丝挂念。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之间是不知道什么叫放软,什么叫迁就,什么叫你说的对的,于是一分开就许久不见。

雷狮在等,他觉得安迷修浅笑着拉起伤患者的手时侧脸好看得紧,他就等着安迷修哪一天也能对自己伸出手,说“   ”。
其实是没什么好说的。低于爱,低于喜欢,称不上关系的关系。只是满心思想着,说些什么吧:滔滔不绝地大谈理想一遍遍复述骑士道也好,凑近耳边低语一声“甚是思念”也好。

安迷修也在等,他着等雷狮将梦呓中的糟糕情话统统变成实际,等着海盗...

Attention:
雷卡,雷安。
大清早被电话叫醒的30分钟爽物,图个开心。

卡米尔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就那样没有声息的,而抬眼的一瞬间却发现整个房间都已被敞开的门充盈成了与卡米尔同样的温度。门缝开得小,不经意间,冷意就一点一点渗进去了。
雷狮没怎么思索便张开双手轻轻环住了卡米尔,手指沾到衣物就又收了回来,勉强算是个拥抱。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论谁来看都会觉得卡米尔像是雷狮生活里的一道小小罅隙。从多年前诞生于世,再到被雷狮袒护跟随他的身边,就像是温和未开刃的剑,细细的划开了道口子:先是踏进去一脚,然后日复日年复年将口扯开,整个住了进去。毕竟能让雷狮这样性格倨傲认强的...